郭帆提及,经过与美国电影工业的交流后,才意识到中国科幻电影的独特之处,“2016年我们曾向全球电影特效霸主工业光魔(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)介绍‘流浪地球’项目,他们听完后很兴奋,同时也认为中国人的想法很奇怪,要逃生为什么要带地球一起走?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殊之处:中国的土地文化是内向型的,土地是人的根本,而西方海洋文化是外向型的,一块岛屿不适合居住了可以去其他地方。”

刘威承认看到这组漫画很有感触,女儿已在不知不觉中长大,拥有了自己的思想。“平时没感觉到,因为我经常接一个电话就走,工作很忙、经常不回家,回家也是很少能见面交流。我走的时候孩子还没起床,我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睡了,我也没有周末,40个周末只休了两天。有时候回家,女儿让我陪她玩一会,可是我太累了拒绝了,当时能看出孩子失望的眼神,但以为她小,可能很快就忘了,或是被其他事物转移了注意力,没想到她都知道。”看到女儿的“日记画”,刘威才觉得作为父亲欠女儿很多,“想想孩子现在都8岁了,我这个父亲的角色存在感不太强……但身为警察在所难免,只能以后尽量找机会弥补。”(岳聪)